www.loo88.com / Blog / www.loo88.com古典女子,悲伤爱情 – 韩历文学网

www.loo88.com古典女子,悲伤爱情 – 韩历文学网

这一切,飞卿、子安,或是我,演绎一场泪洗脸的折子戏,落幕后,各自散常

迷醉的眼神,如闺中月色动人,君之情深,也罢,飞倦的鸟儿,也该敛翅归巢。

萧萧风雨夜,惊梦复添愁。

www.loo88.com ,醉别千卮不浣愁,离肠百结解无由。蕙兰销歇归春圃,杨柳东西绊客舟。聚散已悲云不定,恩情须学水长流。有花时节知难遇,未肯厌厌醉玉楼。

经历岁月的流失,爱情的消逝,茕茕身影,独立在咸宜观的中庭,缅怀望月,在秋风萧瑟的季节里,更显悲凉;美丽的承诺,如昙花一现,随后枯萎成风中竹影,又像流星刹那划破天际,消失无痕;春蚕吐丝,红烛落泪,古典女子,在忧伤情怀褪了色的苍白里,填充记忆的色彩,叹朱颜改,美人薄命!

古典女子,悲伤爱情

萧萧哀风逝,淡淡寒波生。梧桐残叶随风旋转,入土为安。曾经以为就此能安宁余生,许子安一世欢颜,却不曾料想春衫换去,纨扇归来。那天,知你已有原配夫人裴氏,应你把她从江陵接来,心,早已潸然泪下,只怕闺秀名门者,可容我这出身卑贱的小妾?而一切竟在意料中,佳梦荒落,如一场华胥引,泪雨滂沱,冰冷绝望的心境。

长安东南角的一座破旧小院,装满了我褶皱悲伤的童年,儿时记忆大多游弋在古典诗词的字里行间和那隐约闪烁的泪光。严父,一位落魄人士的固执,让我从此失去了玩耍任性的年少时光,换来一代”诗童”的问世。清贫如洗的生活,迫使母亲低头哈腰,携我靠为青楼娼家捣衣缝补。轻歌曼舞,裙褶飞扬,千篇一律的笑脸和那如春风般的柔情,早已令我司空见惯!

根老藏鱼窟,枝底系客舟。

落笔柔若无骨,你投来赞赏的目光,从此生命就此与你结缘。

飞卿告知他已携妻赴扬州任上,劝其别再苦等,与我曲江边伫立,哀叹,他怨言于己,若当初已知结局,就选择自己照顾。

才华横溢,满腹经纶的诗人–温庭筠,世人称你为风流才子,眠花宿柳之事不在话下,诗词常作闺情绮怨,浅唱末世之音。吾以你为师,却倾情思慕,只因为懂你。

曲江,流不断的绿水悠悠,如哀怨情愁;青山隐隐,眉宇蹙恨,斗转星移间,夕朝往复,芳华消逝。

QQ:1197416909 落笔于2013-7-22广州

初次惊艳,再见是否亦然?当年夜寄相思语,却迟迟等不来鸿雁传音,如今,堪笑命运捉弄,情投他意。你带一俊朗后生,慕我才情而至,他叫李亿,字子安,年方二十二,官至左补阙,少年英才,前途无量。

原来我所谓的爱情,终究抵不过用金钱乌纱所换龋离开了林亭,你把我置身于幽雅清静的咸宜观,从此道号玄机,退隐红尘。

渡水徐行的秋里,遥望夜的星空,皓月丽人,揽之盈手。清风熹微,伴着淡淡紫罗兰的馨香,舞动的发梢留下了风的形状。是谁?一位及笄之年的少女,在经历一场沧海变桑田的爱情后,隐居幽雅静谧的咸宜观,与青灯长为伴,如空谷幽兰,自开自谢,自怜自唱。如今,为谁风露立中宵?叹此星辰,已非昨夜!

影铺春水面,花落掉人头。

翠色连荒岸,烟姿入远楼。

只是才作红丝之系,便赋白头之吟,叫人情何以堪?青涩岁月,谁在谁的流年镂空诺言,谁在谁的波心惊鸿照影?

听罢,我早已泪眼婆娑,潸然而下,只是没回头。

秋日的花朵凋零,留下无声的叹息,如你那明媚的笑靥和远去的背影,你走了,离开长安到襄州任刺史幕僚。我的思念如雨,搅乱心扉,逝去的眼泪,是飘扬着的战旗。

当岁月和美丽成为红尘中的叹息,那岁月,那等待,那女子……

遥记一个暮春清晨,慕名来访的你,有意栽培于我,只见你濡墨挥毫,笔落飘然,一首《江边柳》便跃然纸上,读来犹若身临清池一畔,聆听溪水潺缓。我撩动发丝,微笑地写下:

Posted in 未分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