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loo88.com / Blog / 闺中秘友 – 韩历文学网

闺中秘友 – 韩历文学网

白依依站起身来,走到窗边,拉开窗帘,伸了个懒腰,阳光照射进屋子,白色的世界显得更加亮洁。

“不用你管!你走!你走!”宁培雨情绪忍不住激动了起来,用尽全身力气站起来,摇摇晃晃地推了白依依一把。

“呵呵。”感觉到手心的疼痛,冷青垂下眸子,望着他紧紧拽着白依依的另一只手,“野猫!”

——恩?是嘛?我想我宁愿不要爱情也不能失去我们的友情。

宁培雨一时愣住了,而后紧皱眉头思索起来,忽然她的脸色泛白,站起身愤怒地奔出了动漫社。

白依依僵硬着身体,转头望去,正在奔跑的宁培雨被两个一身黑西装的人拦住。她刚想冲过去救宁培雨,却被冷青抓住。

“把我的漫画集还我!”

“呵……哈哈,你问我怎么回事?白依依!我不用你假惺惺!”

白依依脸色变了变,慌忙推开宁培雨,“快走!”

那边沉默了。当冷青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白依依迅速地夺过手机,按下了挂断键。

第二天,宁培雨晃了晃有些头疼的脑袋,打了出租车重新来到冷青的别墅前。她犹豫地徘徊在铁门外思索着,却迟迟不敢进去。

“好吧。我允许你再多睡一会儿。不过你已经睡了三年了,快些醒吧,不要让我等太久……”

正当她下定决心要进去的时候,远远地,她看到白依依抱着一个盒子跑了过来。

“少装蒜!密码箱的密码我只告诉过你!”那边气愤的声音传来。

宁培雨慢慢地停下步子,挣开白依依的手,复杂地看着她,“你为什么要帮我?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

“小雨,告诉我,你爱我吗?”分手那晚,冷青坐在吧台前,他修长的手摇晃着装有红酒的高脚杯,那双熌熌生辉的眼眸中流溢着不知名的光彩。

“呵呵,还真可笑。你的漫画集丢了问我要?”冷青看着旁边的白依依失魂落魄的脸,对着电话一副莫名其妙的口气。

“你以为你们还走得了?”一个冷冽的声音响起。

“你乖乖待在这里,不然……”他凑近她,邪肆一笑,出了这个屋子。

“那你还真是信任我啊……我、的、前、女、友!”冷青特意将每个字加重,意有所指。

不久,救护车的声音弥漫了整条街,宁培雨被抬上担架。

白依依慌了,她知道宁培雨可能已经知道了什么。

他松开她的手,抬起自己的手,手心中赫然是密密麻麻的指甲印,取出手机,他不由地轻笑出声。

“爱!”她像被下了迷药般被他蛊惑。

白依依侧身盯着他的手机屏幕,眼神动了动。

她一路赶到了一栋别墅前,铁门前无人开门,她只能翻越被修建的绚烂的树围,来到别墅门前,门被锁,里面无人应答,宁培雨垂头丧气准备离去,蓦然抬头望见二楼落地窗里,一对人影面对面正在深情接吻,她原本就无血色的脸又苍白了几分,她的唇被她咬的泛着血丝。

“把漫画集还给她!”白依依严肃着一张脸。

“小雨,别的我先不多说了,现在我们要马上离开这里!”她拉住宁培雨的手,显得紧张。

宁培雨看了一眼被白依依拦住的冷青,转身跑了起来,她双手死死地抱住漫画集,她一定要保护好它,这是她仅剩的美好回忆了。

“我可没那么功夫浪费时间在她身上。”那男人冷情的声音。

白依依忍不住哭出声来,抱着宁培雨的手又紧了紧,“小雨,你从来没对我说过你把我们的故事编成了一本漫画集。小雨,我错了!我不应该不告诉你我是为了不让冷青盗走你漫画集的出版权才跟他在一起的。我错了,我背叛了你!不管是因为什么,我还是背叛了我们的友情!小雨,你打我好不好?你醒来打我好不好?醒来啊小雨……”

沉重的打击让她几乎荒废动漫事业,她的心一直痛到麻木,痛到没有知觉。现在,她想挽救她七零八落的尊严,她不想她的梦想被扼杀。

“小雨,你的漫画集已经被我找回来出版了,销量还是跟从前一样第一,似乎比以前更胜呢!”

灯光与舞姿缠绕着,纠结成充满闪烁与暧昧的氛围,热情张扬的各色男女,围绕在舞台中央,激情、刺激成为这里唯一的戏码。

“谢谢白大小姐称赞。”他勾了勾好看的唇角。

白依依沉默了,她知道他不屑说假话。许久,她才讽刺道,“冷青,你果然人如其名。”

白依依回忆起她们的过往,忍不住蹲在广场喷泉边哭泣起来。

“你快醒来吧,你的忠实粉丝们也盼望你醒来呢……”

宁培雨来到她办公室的密码箱旁,眼神复杂至极。不到万不得已她真的不想出版这部漫画集,毕竟这是她最美好的记忆。但是经理说她的名气一跌再跌,漫画销量也跌到低谷,这所动漫杂志社也快要被她拖垮了。

宁培雨又去了酒吧,她的脑袋被酒精麻痹着,不好的记忆也如绿草般疯狂地长出来。她和白依依手拉手比身高,她和白依依一起吃冰淇淋,她和白依依搂在一起睡觉……然后她遇到了冷青,被他冷峻的外表和独特的气质所吸引,她和冷青曾在酒吧热舞,那是她第一次进酒吧。她和冷青曾在云巅一跃而下,享受蹦极所带来的刺激,那是她第一次感觉到这个世界上的乐趣。她曾以为这个男人会给她的未来带来不一样的生活,她曾以为白依依会一辈子在她的身边纵容她,但是现在,她的曾以为全部破灭了,被她最爱的两个人亲手毁了,毁的彻底!干净!

窗外,似乎更美丽了。

“你知道那是一本什么漫画么?”冷青好以整暇地盯着她。

人群散了,只留下一地的漫画集在风中飞舞,封面上的两个Q版人物在鲜血的映衬下无比凄凉,“闺中蜜友”四个大字点缀在封面,显得格外刺眼。

“小雨!你怎么可以跑到酒吧这种地方来呢?居然还喝成这样,你妈妈那里怎么交代啊!”白依依眉头都纠结在了一起。

白依依冷嗤一声,站起身,消失在夜幕中。

“你以为这样她就可以逃走么?”冷青挑起嘴角。

“是你故意的?”白依依咬牙切齿。

“滴滴滴”冰冷的仪器在不停地响着,外面却是落英缤纷。病床上苍白的小脸,一丝丝红晕散开来,两排浓密的睫毛忽地颤了一下,接着在光线的照耀下不停颤动。

“呵,看起来事情败露了呢!”一个轻佻的声音在她的头上方响起,那声音中多了一丝玩味。

直到她醉酒趴下以后,白依依吃力地将她弄回家,心中却一直忐忑不安。

一曲结束,她兴致高昂,却被他泼了一盆冷水。

——真的吗?真的吗?拉勾!

或许是她的目光太过怨念,正在缠绵的两个人松开了彼此,一双紧张又惶恐的眸子在落地窗里躲躲闪闪,不敢直视宁培雨。

病房内,似乎有着迟来的惊喜。

白依依苍白了脸,却不解释,“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再说吧……”

——小雨,如果哪天我们喜欢上同一个男生,我绝不会跟你争的。

“小雨!”她站在宁培雨身旁有些愧疚地低下头,“这个还给你。”

之后,她如行尸走肉地过活,却意外发现自己最信任最亲近的好友白依依和冷青在一起,她暗暗跟踪,结果让她痛彻心扉。那个雨夜,她躲在公园的一棵树后,看着冷青和白依依进入凉亭避雨,两人争执中,白依依被冷青拉入怀中,然后一阵缠绵深吻。她一只眼藏在树后,一只眼死死地盯着两人的身影,手紧紧地抓住树干,连指甲被抓断了都不知道。雨点打在她的身上,让她冰冷的心又结上一层冰。

一杯杯辛辣的酒顺着宁培雨的咽喉滚落下去,她不时露出各种复杂的表情,有愤怒,有失望,有悲伤,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从她的眼神中散发出来。她灌着一瓶瓶的酒,却无半分难忍辛辣之色,好似她喝的不是酒,而是普通的水。

“别叫我小雨!”宁培雨不知是愤怒还是失望,语气竟前所未有的激动,“白依依!我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从今天起,我们一刀两断,我没有你这个朋友!”

宁培雨夸张地笑出了声。转身,离去。

“呵……”宁培雨讽刺地笑了,一瓶瓶酒继续灌着。

不知是宁培雨此刻醉酒后的严肃,还是她说话从未有过的认真,白依依缓缓地放开手,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

“我们分手吧闺中秘友 – 韩历文学网。!”他冷冷地放开她,任她苦苦哀求,任她质问原因,任她一个人发疯。他,还是丢下了她。

过了许久,宁培雨才拿着废稿走了出来,两眼无神地走向自己的办公室。她是近两年内声名鹊起的漫画家,她的漫画深受读者的热爱,全国销量排名总在第一。

“为什么……”她的唇在灯光下颤抖不已。

白依依在楼上怔怔地望着宁培雨离去的决然的背影,眼中不由蒙上水雾。

“有好戏看了。”他接下电话。嘴角噙着笑,“喂。”

“你哭了?”冷青皱着眉,伸出一只手抚上白依依的眼,却被对方打落。

——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眼前的景象让她身体一震,她的眼睛不由地瞪大,巨大的密码箱中空空如也,原本应好好躺在这儿的她的原创漫画集竟不翼而飞了?

她有她的骄傲,不是吗?她曾最好的闺蜜背叛了她,她就应该哭吗?不,她还没那么卑微!

她递出盒子,宁培雨怔了怔,复杂地看了她一眼,打开盒子,赫然是她的漫画集。

“不知道。拿来!”白依依伸出手。

白依依的眼瞳瞬间放大,里面写满了恐惧,感受到身后的人身体一震,放在她腰际的手松开了,她慌忙不要命地往前跑,伴随着一声碰撞声,远处宁培雨的身子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飞了起来,最后“扑通”掉落在马路中央,漫画集散了一地,世界仿佛安静了。

翌日,动漫杂志社中的经理一脸铁青,狠狠地将一本稿子摔在地上,手指颤抖地指着宁培雨。

三年后,放眼望去满是白色的病房内,白依依坐在病床边,替宁培雨掖好被子,望向她公主般安静的睡眼,那双眼睛还是紧闭着没有丝毫醒来的痕迹。

宁培雨僵了一下,却仍任她拉住奔跑,很久违的感觉……可是,她背叛了她!

“小雨,我们说过要把我们的友情延续一辈子的,你不能说话不算数,丢下我一个人。”

“你,还明知故问么……”宁培雨脸上的嘲讽愈加明显。

“小雨!你这段时间是怎么回事?稿子老是交不出来,交上来的也全都是不能看的,你居然还敢迟到!你看看你,成什么样子了!一身酒气!我们的大漫画家去哪儿了!”经理气得火冒三丈,宁培雨心情低落地承受批评,一个劲地说对不起。

白依依跪倒在路边,抱住宁培雨不住哭泣,一张漫画集被吹在宁培雨身上,白依依颤抖着手拿起它。

宁培雨与白依依是在一起八年的闺蜜,她们之间的回忆可谓是五彩斑斓。八年来,她们之间的争吵屈指可数,友情从来都是坚不可摧的,她们一起在大街上开怀大笑,一起不顾形象的当街啃糖葫芦,一起在巷尾被狗追,一起穿情侣装,一起牵手走过每条她们都走过的路。

她眼睛死死盯住不远处,宁培雨咬了对方的手臂,跨过马路上的栏杆,直直地冲往对面。

“小雨!”白依依无奈地又前进了一步,实在还是想不明白宁培雨今晚是怎么回事,“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让我们再跳最后一支舞好吗?”她还未吸收他话中的深意便被他拉上舞台。

她蹲下身,颤抖着手指输入密码,紧张的打开。

“怎么?吃醋了?”冷青坏笑。

她睁着的眼睛中醉意朦胧,却仍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急切的冲了过来,夺下她手中的酒瓶,紧张却又愤怒地望着她。

“小雨……”

Posted in 未分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