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loo88.com / Blog / www.loo88.com一个进藏女兵的爱情传奇 – 韩历文学网

www.loo88.com一个进藏女兵的爱情传奇 – 韩历文学网

www.loo88.com一个进藏女兵的爱情传奇 – 韩历文学网。参军进藏,命运转折
1950年的一天,驻扎在甘孜的进藏部队十八军,组织召开了一场“进藏老同志可爱不可爱”的讨论,目的是做女兵们的思想工作,解决大龄老兵的婚恋问题。正当会场鸦雀无声的时候,一个面容清秀的女兵突然站出来大声说:“要我说,这些老同志可敬,但不可爱。”
小女兵的发言,顿时激起了很多女兵的共鸣。这个快人快语的小女兵就是时钟曼,此时距离她入伍仅仅一年时间。
1949年5月,18岁的时钟曼遇到了南下作战的二野十八军,此时恰逢十八军招兵,时钟曼也就入伍参了军。第一次穿上军装的时钟曼兴奋不已,然而几天之后,真正的部队生活却让这个爱美的女孩感到有些不能适应。
刚入伍时,时钟曼梳着两条乌黑的麻花辫,扎上两只蝴蝶结,显得青春、活泼又美丽。而参军后,摆在她面前的第一项规定就是剪辫子,这让时钟曼既不理解也不愿意。也正因此,时钟曼有了一个绰号:“上海小姐”。当时在新加入十八军的女兵中,时钟曼可谓“大名鼎鼎”,新兵们常会听人讲,时钟曼是怎样怎样的娇气,末了还会附上一句:“你可不要学上海小姐啊!”
1950年3月4日,十八军进藏誓师大会在乐山召开。广场上挂满了红旗,赴藏将士群情激昂,口号声、歌声此起彼伏。担任大会播音员的时钟曼,置身于受奖的功臣模范和慷慨高歌的数千名指战员中间,也被广场上激昂的气氛所感染,她满怀激情地读着来自全国各地的慰问信,也正是从这一天起,很多人都感觉到原本一身娇气的时钟曼有些不一样了。
几天之后,时钟曼得到通知,由她担任进藏的收音员,每天晚上12点准时收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新闻,第二天将新闻登在进藏将士们传看的《建军电讯》上。接到这个任务,刚满19岁的时钟曼激动了很久。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1950年9月,时钟曼跟随部队到达了海拔3000多米的甘孜。头痛、胸闷等高原反应折磨着刚刚进入高原的战士,为了尽快适应高原生活,部队把习惯藏族群众的饮食当成一项政治任务来对待,时钟曼不甘示弱,带头吃起来。饮食上的调整让大家逐渐适应了高原生活,时钟曼也作为适应高原生活的典范,第一次在部队受到表扬,这让从未获得过认可的时钟曼大受鼓舞。
就在部队驻扎甘孜等待前往拉萨时,陆续有人给女兵们介绍对象,希望她们可以在忙于征战、一直单身的十八军老同志中做出选择。当时部队为了优先解决老同志的婚恋问题,甚至提出了“二五八团”的标准。所谓的“二五八团”,就是25岁、8年军龄、团级干部,只有符合这三项条件的人才能谈恋爱、结婚。
就在时钟曼高调宣布不在部队解决个人问题的时候,一个意想不到的人走进了她的生活。
这个人的名字叫乐于泓,人称阿乐,刚刚从南京总工会调到十八军担任宣传部长。1932年参加革命的乐于泓,曾经担任共青团上海交通主任,当时的爱人丁香也和他一同在上海参加地下工作。1932年,由于叛徒出卖,23岁的丁香牺牲了。自此,阿乐来西藏前已经独身了18年。
1950年10月26日,是被时钟曼多次回忆起的日子,就在这天召开的一次会议上,两个人相遇了。当时主持会议的是阿乐,而坐在主席台边做记录的是时钟曼。休息的时候,比邻而坐的两个人就自然而然地交谈起来。当阿乐无意中问起时钟曼怎么会被派来做记录时,她幽默地回答:“男同志们都到前线采访去了,就剩下我一个,算是大知识分子了。”这个性格爽朗的小女兵引起了阿乐的注意。
第二天,由于工作关系,时钟曼来到了阿乐的办公室。直到今天,她仍然清楚地记得,当时的阿乐有点紧张,他吞吞吐吐地说:“小鬼啊,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怎么看你怎么像我已经牺牲了的爱人。总之坦白地说吧,我这颗心好像有点放不下你了!”
这直率的表白很显然有些吓到时钟曼,面对这个比自己大20多岁、身份背景相差悬殊的老同志,时钟曼有些不知所措。但是,阿乐成熟稳重的气质却在不知不觉中吸引着她。就这样,两颗陌生的心开始慢慢靠近。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1951年10月下旬,历经3个多月的行军,部队终于到达拉萨。为了能够以崭新的面貌参加入城式,部队在拉萨河边安营扎寨,进行休整。每个人心中,都充满了胜利到达拉萨的喜悦,而此时,时钟曼的心中还藏着一个属于自己的愿望。早在行军途中,时钟曼就得知阿乐已经先于她到达拉萨,重逢的日子很快就要到了。
1951年10月26日,清晨的拉萨河边欢声笑语,驻扎在这里的十八军将士正在为即将举行的入城式整装待发。先期到达的领导也赶来慰问长途行军的战士们,在人群中,时钟曼猛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她难以按捺心中的兴奋和甜蜜,幸福的热泪弥漫了眼睛。
在一片欢乐的海洋中,这对分别了将近半年的恋人终于见面了。久别重逢的喜悦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由于对时钟曼家庭背景的审查还没有结果,两个人结婚的申请没有获得通过。
1952年国庆前夕,阿乐率代表团赴北京参加国庆庆典,国庆之后,阿乐被通知,由于身体原因,他已经不适合在高原工作,将继续留在北京。不久,阿乐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远在拉萨的时钟曼,并坚定地对时钟曼表示:“我能等!”这句虽然简单却意蕴丰富的话深深打动了时钟曼的心。终于,分隔两地的恋人在北京团聚,并最终走到了一起。
1992年,84岁的乐于泓离开了相伴38个春秋的爱人。如今,已近80岁的时钟曼时常想起西藏,那里毕竟是他们相识、相爱的地方。

Posted in 未分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