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loo88.com / Blog / 成语故事 / 童年拾忆:那些失之交臂的美好 – 韩历文学网

童年拾忆:那些失之交臂的美好 – 韩历文学网

童年拾忆:那些失之交臂的美好
记得那是我的记忆还处在一个从模糊跨向清晰的年纪,年幼的我本不应该有如此清晰的记忆,然而这一幕幕,却像是昨天才看过的电影,也许没来得及在意背景的单调或绚丽,但故事中的情节自那时起就已铭刻在心。
我入学比其他孩子早一年,记不清母亲轻描淡写告诉过我的原因,但清楚记得父亲把我送进学校后脸上轻松宽慰的笑容,因为之后就很少见了。当时,对世界充满恐惧的我,却在那一刻,停止哭泣,痴痴的目送这个世界上最熟悉的男人潇洒走远的背影。
代心就是在这时候出现的,她的父亲带她到教室门口,她的面色苍白如雪,个子比别的孩子要高,但很瘦弱,老师安排她坐在了我的身后。
她是唯一没有哭的孩子,我转过身时,她的微笑让我感到不安。直到很久以后,我才知道原来我的不安是因为那情景伤了我刚刚萌芽的自尊心,而当时懵懂的我,事后却在心中萌生了最初的怨恨。
自那时起,我便把她列入了自己敌人的名单,心中时常盘算着要报复她一把,这样的心态并没有维持很久,我很快就发现自己绝没有报复她的能力。
她几近完美,无懈可击,而我自卑笨拙,漏洞百出。
第一天上学她就受到了表扬,我呢,也没虚度这难忘的第一天。
老师对我说:“你是唯一一个上学第一天就被学校批评的学生!”
教唆同学爬上墙头是多严重的错误?或者说出墙外住着神仙这个秘密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他们会怎么处置我?我心里充满了恐惧。
恐惧到极点就是愤怒,而我的愤怒还来源于老师对代心的表扬。
“多亏代心同学及时报告老师,才避免了一场危险。”老师说这话时,之前用来戳我脑门的手轻轻拍着自己的胸口。
我低着头,余光瞥见代心也低着头。
老师的惩罚显然不符合她口中罪大恶极的我,我仅仅被罚站了一节课,使我总觉得事情不会就这样结束。
怀着恐惧的心情,那天回家我吃了很多饭,时不时胆战心惊的瞥一眼父母。我父母有没有知道学校里发生的事,是我记忆中最早的忧虑。
小孩子总会很快忘掉所有烦恼,重新回归快乐的天性。我不例外,大概是第二天,也许是第三天,或者第二周也有可能,我几乎已经忘了这小小的不愉快,直到那天代心和她的母亲出现在我家里。
我担心代心会不会告密,或者她的母亲会不会已经知道这件事,并且告诉我的母亲。
母亲说:“哎呀,没想到心儿和然然是同一个班的。”
她的母亲也很开心:“是啊,心儿,你个子比较高,又比然然大一岁,在学校你要保护弟弟哦!”
母亲对我说:“然然,现在呢,心儿保护你,将来你长大也要保护心儿啊。”
他们一直没有说到我担心的事情,使我悬着的心终于渐渐放松下来,但新的焦虑立刻充满了我的内心。
“我不用保护!”我声音很低,连自己都没有听清楚,两位母亲自然也没有听到。可我确信代心听到了,是她的眼神告诉我的。
学校离我家很近,自从有了代心和我同行以后,母亲就很少送我上学了,我不得不承受起那个年纪的“奇耻大辱”:和女孩子并肩同行。
代心的家住的离我家很近,如果我吃饭比较快,那我就需要先走到她家,然后喊她一起去上学,这样的话,她的妈妈会给我一颗大白兔奶糖作为奖励。不去找她或者吃大白兔奶糖之间的选择,我从来没有纠结过,所以后来我吃饭就变得很慢了。她不得不每天等我几乎是一粒一粒的吃光碗里的米饭,母亲从来没看出我的心思,只是催促我快些吃饭,免得连累代心和我一起迟到,而我心里,却盼望她的耐心快些用完,再也不来等我。
她的耐心果然很快就用完了,可事情却没有朝着我预期的方向发展。
“从今天起,你如果吃饭还是慢慢吞吞,就不要吃了,我到你家门口时,你必须出来!”代心的语气很坚决,像当时那个大眼睛班主任。
我当然不会同意,如果不是被她在后背上狠狠砸了两拳的话。
代心很聪明,她敢打我是因为她知道,小他半头的我绝没有勇气还手打她,而且我的自尊心也绝不允许我跟任何人提起这件事。
多年以后,我把这件事讲给姐姐听,她恍然大悟,怪不得直到现在你吃饭都那么快。还给出这样一首打油诗:哑巴吃黄连,悠然挨闷拳。
代心很善良,为了弥补这两记重拳给我带来的伤害,她偷偷把一颗大白兔奶糖放进我的文具盒,然后在我打开文具盒时,和我一起瞪起疑惑的眼睛,还说:“你的文具盒是聚宝盆诶!会自己变出大白兔奶糖来?”害我当天晚上辗转反侧,再三起床打开文具盒检查有没有再变出来一颗。
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那是一个极爱扣帽子,又极怕被扣帽子的年纪。
“李悠然爱上代心了,李悠然早恋了”。这样的话立刻传遍校园,我还没弄明白早恋是怎么一回事时,这顶帽子已经牢牢扣在了我的头上,我的伙伴都开始远离我,说我会把他们带坏。我独自走在校园里时,都免不了被同学们指指点点。
“没有,没有。”我一遍遍耐心的解释给每一个诽谤我的同学听,我不敢发火,因为同学们一定会说,我被他们说中了,所以才会这么紧张。
代心给我的文具盒上贴了一张贴画,那时候的贴画是至宝,而代心的更是不可多得的硬塑料葫芦娃贴画。
然而,我没有开心太久。
“要想证明你没有喜欢代心,就把你的文具盒扔进厕所。”有个捣蛋鬼当着全班同学这么说。
这是什么逻辑,我现在已经想不明白,但当时却固执的认为,这是洗刷冤屈最好的办法。
“舍不得了吧,哈哈!”一阵哄堂大笑刺激着我那可怜的自尊心,于是我很快就做出了决定。
有如此荒唐的行为,回家后难免挨打,这使我更加怨恨代心,可这时她强悍的形象已经在我心里根深蒂固,我连一个字都没有向她抱怨,每天照常一起上学放学。
沉默久了就会爆发,再强大的恐惧也阻挡不住这自然规律,而我这一次的爆发给我带来的悔恨,让我时至今日仍不能完全释怀。
校园操场中心有许多娱乐器械,一度是我快乐的源泉,可自从“绯闻”事件以后,我就被剥夺了娱乐器械的使用权。
如果当时我能明白“骨气”这两个字,就不会站在旋转飞船旁边呆呆的看着别人玩。可惜不能。
代心的出现是带着风的,因为我没看见她,却感觉到她从我身后走来。
“下来,让他玩。”代心说这话时的语气很坚决,让我感到后背隐隐作痛。
而周围同学的目光却刺的我惶惶不安,终于我忍不住喊了出来:“我玩不玩关你什么事,你干嘛老是缠着我。”
代心愣住了,我看到她的拳头紧紧的捏着,两颗晶莹的泪珠流到了她苍白的脸颊上。
“代心爱上李悠然了,哈哈……代心总是缠着李悠然。”一阵哄笑声响起。一群兴奋的乌鸦嘴跑来跑去挡在了我和代心之间。
残缺记忆中的最后一幕,是一颗跌落在空中的眼泪。
这样一举两得的结果使我不得不感佩自己的智慧,不但成功的将大家的靶心从我身上转移开来,还意外的打击了代心。可是大仇得报的我丝毫没有预想中的快感,反而那颗泪珠像一块巨石,狠狠的砸在了我的心头。
从那天起,我终于得偿所愿,代心再也没有来找我,母亲也没问过,我自然也不会问母亲,更不会去找她。
那年纪的时光总是过得很慢,回忆起来却又很短暂。记忆空白一段以后,就到了要放寒假的时候。
考试结束后第三天出成绩,第二天老师带着全体学生郊游,出门前,母亲反复交代,照相时要单独和心儿照一张合影。她没忍心说后半句给我听,否则我一定照她说的做。
郊游结束,老师组织照相时,我没有听母亲的话,非但没有,当我发现代心正想和我说话,就急忙躲开了,我知道她是想和我照一张合影。
“你们以后见面的机会不多了。”母亲的后半句话直到第二学期开学才说出口。
那天,我找遍校园的每个角落,却没找到代心的踪影。我第一次抛开面子,问身边每一个同学,却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我去了她家,大门紧锁,早已人去楼空。
记得那天晚上,我哭湿了枕头,第二天,我用最快的速度吃完早饭,上学却迟到了。我一整天没同别人讲话,手中一直轻抚着当时从文具盒上偷偷小心剥下来的葫芦娃贴纸。那天放学,我呆呆看着别人玩旋转飞船很久很久。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常常努力想感受后背的隐隐作痛,却什么也感觉不到。有时候一阵清风从背后吹来,我总会错觉代心就在我的身后。
多年之后,我从街坊四邻的闲聊中拼凑出关于代心下落的零星消息。
当我再次向母亲问起:“妈,代心去哪了?” “谁是代心?”
“嗯。”我点了点头,与深藏在记忆中的人会心一笑,成全了母亲对我的爱护。
如今,内心已经刻画不出那个曾竭力保护我的心儿姐姐的样子,她的形象正在我心里日渐模糊,我知道这模糊的样子也终将在我脑海里消散,但那一句“下来,让他玩”,却一直回荡在我的心底深处,经久不衰。
那年太远,那缘太浅,时光已将照片打磨的迷离恍惚,也将记忆淬炼的支离破碎,照片只能看到当年的景色,却看不到当年看到的画面,记忆中只隐隐约约有当年发生过的事情,却没有了当年或悲或喜的心情。
作者:悠然小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