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loo88.com / Blog / 隔壁搬来了一个少妇姐姐 – 韩历文学网

隔壁搬来了一个少妇姐姐 – 韩历文学网

隔壁搬来了一个少妇姐姐
前段时间,隔壁搬来了一位新的邻居,刚开始我只知道是一个女的,有一次,我出门时无意发现,原来这女的是一个少妇姐姐啊。。。。
那天我坐电梯,正好和少妇姐姐赶在一起,于是我偷偷的仔细观察起来:这少妇姐姐约莫30岁吧?眼睛很大,穿着一身长群,胸部很丰满,圆圆的,戴着调皮的帽子,微微画着淡妆,下身穿着黑色丝袜,脚蹬灰色的短靴子,背着粉色包包。不错啊,正是我喜欢的类型,由于我们住在十三楼,所以一会就下电梯了,然后各自走开了,当时我也只是有点想占有的想法,所以也就干自己的事儿去了。
可是有一次,正当我准备洗澡的时候,我看到她的宿舍的窗户玻璃里面,一片白花花的肉模糊的跳动着,原来少妇姐姐也在洗澡啊!当时我突然感到非常的激动,于是悄悄的靠近一点,但是那种厕所的玻璃一深一浅,愈是靠近,于是看不清楚里面的内容,至能听到里面的水流声以及偶尔传来的呼吸声!我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到一个陌生女人洗澡,而且,是那种少妇姐姐在洗澡,天啦!当时好激动啊!本来准备洗澡的,结果下面立刻就硬了,这一幕,搅乱了我洗澡的打算,但是因为当时好要急事要出去,于是就急急忙忙的洗了一下,出去了。
晚上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多,出了电梯口后,看到少妇姐姐的窗口仍然亮着,白炽灯的余光冷冷的夺窗而出,于是我不由的轻轻走在她的宿舍门外,想听听里面是什么,可是郁闷的是,什么也听不到。于是我只好回到自己的宿舍。
天啊!这少妇姐姐彻底扰乱了我少男的春心啊!
接下来几天,我时刻回想着少妇姐姐的样子,早上出门的时候,希望能碰巧见到;晚上回家,习惯性的先看看少妇姐姐的窗户有没有灯光;一个人在家的时候,总是侧耳停停外面有没有动静,特别是高跟鞋的声音,总会扰乱我的心神,我觉得自己快要发狂了!
有一天晚上回家,看着少妇姐姐的灯光还亮着,我又忍不住偷偷的走到少妇姐姐的门口,想听听里面的动静,可是什么也听不到,即便这样,我当时那个紧张激动啊,感觉非常刺激!
一天晚上,大约九点左右吧,我正在宿舍用心的研究科学文化知识,突然有人敲我的门,我一惊乎?这是谁啊?边思量边走到门后,从猫眼里一看,外面有点昏暗,不过透过门外的感应灯光,我依稀分辨出是少妇姐姐。。。。。。天啦、、、她要干嘛啊?
我开门,然后看到少妇姐姐站在门外,只见她穿着睡衣,松松的那种,粉色的棉第上面点缀着一些卡通图案,胸圆圆的,像两只小白兔,看着很软绵绵的。头发随意的披着,睡衣外面,套着意见外套。还没等我开口问什么事,少妇姐姐却先问了
“请问你家有自来水吗?我房间自来水水没水了。。。”
“哦,不会吧,你等我试试,你先进来吧?外面冷” “呵呵,不用了,我站着就行”
“哦哦,那好我去看看”我去卫生间,拧开水龙头,发现有水啊!
于是我返身回去,对少妇姐姐说 “我家自来水有水啊” “哦
那就奇怪了,为什么我的房间没有水了呢?” “不会是水管堵了吧?” “哦
那你能帮我看看吗?我着急用水呢” “好啊!”
这时候,少妇姐姐转身准备向她的房间走去,然后眼神示意我跟过去。。。
这时候少妇姐姐将我指引到她的小卫生间里,让我看看水龙头是怎么回事。我只好收起环视的目光,跟着进了卫生间,少妇姐姐的卫生间非常整洁,马桶亮晶晶的透着光,一面大大的镜子显得很醒目,镜子下面是一堆化妆品瓶子灌灌的东西,这时候我只好拨弄了下水龙头,果然没有水,怎么回事呢?我问她说
“你有没有交水费啊?” “哦,没交过啊,不知道怎么交呢”
“我知道了,肯定是收水费的那伙人弄的”
上次我房间的水也没了,后来我发现被收水费的将总门关闭了 “那怎么办呀?”
“没事,我帮你弄弄就好”
于是我出门,找到水表处,果然,阀门被关闭了,打开后,再回到少妇姐姐的房间,看她正在开心的拧着水龙头,一股股水欢快的喷射出来。
少妇姐姐准备站起来的时候,我看到一双大咪咪上镶嵌着两颗红红的奶头了,咪咪好白啊,真是刚出笼的馒头一样,或者像煮熟了的鸡蛋刚剥了皮儿那般鲜嫩。而那两只红红的奶头,则像点缀的宝石,在一圈暗暗的红晕簇拥下,好像要发出万般光芒一样,夺人心魄。。。。。正当我准备仔细观察的时候,少妇姐姐拍了我的头一下,娇声说
“看什么呢?”
我一惊,抬头看到少妇姐姐正在看我的眼睛,微微红着面颊,把身子挺了一起来,像是防止再次跑光。呵,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是感到心烦意乱的六神无主了,少妇姐姐看到我的窘迫样,笑着说
“没见过呀,小流氓?”
汗。。叫我流氓了,这一声小流氓,叫的我更加不知所措,我只好诺诺的说
“哦。。我都全看到啦!” 这时少妇姐姐格格的笑起来了,她凑上说道
“那你说说姐姐的好看吗?”然后注视着我的眼睛,等着我的回答,好像在判断我说的是实话还是在骗她似的。
“好看呀!”没等少妇姐姐问完,我脱口而出 “哪里好看呀?”少妇姐姐问 “都好看”
“那还想不想看呢,小流氓?”
啊?难道少妇姐姐真要给我看啊?不会吧?我看着少妇姐姐的眼睛,不知道她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只好老老实实的回答说
“当然想啊” “哈哈,还真是一个小流氓啊!”少妇姐姐看着我。

Posted in 未分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