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loo88.com / Blog / 蹉跎人生 静默流年 – 韩历文学网

蹉跎人生 静默流年 – 韩历文学网

都说人到不惑之年最易怀旧,的确如此!在岗十万火急了四十二年,现在一朝闲暇,总感觉内心犹如缺乏精气神儿寄托、缺乏精气神儿支柱,那种空落落的认为到,犹如生机勃勃把无形的双刃剑,刺穿五藏六府。又兼连续几日阴雨连连,鲜紫的天、日光黄的地,就连心情也蒙上了日光黄的黑影。

深桃红的雨雾放肆的笼罩着大地,连日未能体会太阳的慈善,清凉凉的空气夹杂着潮湿的鼻息,惹人天衣无缝季节已步向午月。烟雨迷蒙,虽能给人以飘渺和单纯的美感,留有一片遐思空间,但毕竟是多了几丝苍凉和落寞。

望回首,青春时代的糊涂,花样年华的悸动,天真纯朴的想望,粉豆灰的睡梦,如一笔淡暗黄底子的雕塑,永恒定格在灿烂如霞的青春里。青年时的执拗和追求、努力和无动于衷争,虽未能达到理想的彼岸,但归根到底是一笔曾经奋冷眼观望过的精气神财富。

有的人说:人到中年万事休。这也只是相对而言,有的人,人到知命之年,正是船到码头车到站,困苦毕生,老有所乐。而部分人,人到不惑之年,却正值工作的尖峰时代,何况已步入辉煌,那个时代的她,独有卯足劲前赴后继无冕前进。

注目镜中现时的自己,虽历经时光的沧海桑田,姿首照旧,只是满头青丝中已间杂着几丝银发,双眸不再那么似海般纯净明丽,失去了现在的芳华,多了几分深邃和平静。笑靥也不再那么灿烂如花,多了几分威风和天下太平,言谈举止,再不似那么轻便夸张,多了几分沧海桑田和沉稳。岁月呀!你承载了不怎么期盼和景仰?又赢来了几多丰硕和期望?

风流洒脱醉大器晚成陶然,黄金年代梦一声叹,朝气蓬勃痴一语怨,意气风发叹大器晚成红尘。人生就是那样而已!

十年后,小编已进入年逾古稀,那个时候的自家,是不是容貌依然如昨?是或不是脚步照旧轻谐?是或不是思量照旧飞快?是不是文字如故缱绻?是还是不是饱满还是矍铄?是不是心境仍旧细腻?是或不是身体如故健硕?是或不是还是可以赏识日出日落?笑看尘间百态?

一位冷静地驻足屏前,总会产生无端的长吁短叹。是身单力薄萦绕了日益衰老的心绪?依旧沧海桑田岁月划过天命的梦呓?是稳步低落的耐心分离了早就的宏伟?依旧如惑的阴暗笼罩了寂寞的心海?

踱步来到窗前,遥望远处的天际,怎奈却是一片雨雾蒙蒙。看不到昔日的红花绿柳,看不到晨暮的日出日落;看不到行人洋溢的笑意,看不到孩子放飞的风筝;看不到旷怡的晴空碧海,看不到牵魂的云积雨云舒;看不到罗曼蒂克的歌舞,看不到旎丽的霓虹闪烁;看不到前世的尘间旧事,看不到今生的夕拾朝花。

时光宛若停车定时器,总是在不细心间悄悄流逝,隽刻的唯有的时候间的年轮。人生步履匆匆,走过万木葱茏的春,趟过激情洋溢的夏,步入富饶怡然的秋。既然秋已至,冬还大概会远吗?在这里特别的日子里,宁静风流洒脱份激情,收敛行色仓皇的步伐,回望流年深深浅浅的脚印,细数人生一丝一毫的往返。当繁华落尽,一切尘归属自然静美中时,心中蕴积的独有风流倜傥份惊叹–蹉跎人生,静默大运。

岁月的年轮,不经意间,已轻轻划过五十八个春秋,人生的钢铁船,已驶入首秋的港湾。

步入寒冬,生活的锤炼,郁积了太多的无助和苍凉。流逝的年月,逝去了桃花韶华,将年轮隽刻在沧海桑田的脸庞。明眸皓齿,已成前几日易冷的焰火,绰约多姿,已经是遥远缱绻的山清水秀。唯美懵懂的思忖,遗落在大桥边上;盏盏寄梦的渔火,漂泊在枫桥夜渡;手执的单程船票,再也回不到过去;水枯石烂不了情,消失在长久的地平线;涨潮落潮的激情,被不流畅的流逝岁月并吞的千苍百孔。独有心中尚存的一席美好的回想,如刀刻斧凿般永记于心。

几这两天之事,何人也束手就缚考证,何人也束手旁观预断。大概,黄昏的天空尤其漂亮,景观更是摄人心魄。只怕前日的美景,将会被定格在牢固。

“十年生死两广阔,不构思,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回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料得年年断肠处,月球夜,短松冈。”海上道人的那首《江城子》,读来总以为是那么的凄凉哀伤,不经意间,竟是心雨霏霏。

气象、此心此梦、此物此人、此牵此盼,何日是归期?

前些天像那东流水,离我远去不可留。今天的人、今天的事,明天的梦、今天的情,恐怕终是黄粱梦。

倾听窗外的雨,时缓时急,滴滴答答的雨露敲打着当地,那叭叭的声响似毫无韵律的乐章,凌乱地敲打着小编柔弱的心房。天,如倒扣的锅底,阴霾,固然白天,也得把灯展开药方能睹物。

少年夫妻老来伴。但愿那个时候,仍能和垂怜的人携手夕阳,漫步在黄昏后,沐浴在云雾中。相依相拥、相携相伴、同舟共济、不离不弃,直至生命的终端。

今日的自己,即便一时半刻隔断了喧嚣的机器,远隔了耳闻则诵的干活条件和纯熟的群众,可在心灵深处,却会平日留恋这曾经叱咤风浪的时光。那阵阵欢声笑语,就像是还在耳际萦绕。

不亮堂前方的路还也有多少长度?不通晓人生的旅程还恐怕有多少间隔?不知晓今夕还能有几多希冀?几多梦幻?更不精晓十年后的协和将身处何境?以何种身姿表现于人?

沉默中,时常会伴有几多感伤、几丝迷闷、几分怀旧、几番遐想。而那时的自个儿,在不经意间,便会翻动历史的记叙,重温过去的旧梦。望着相册中年轻的面孔,昔日的点点花絮便像幻灯般在前方叠现、绵延。

Posted in 未分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